哔哩哔哩陈睿高中就喜欢看动漫最初投资B站主要因为兴趣爱好

谁也没想到,陈睿用来类比 B 站的产品,是淘宝。

2003 年,陈睿刚开始用淘宝的时候,淘宝上最火的产品之一,是二手的电脑。因为当时中国的计算机普及率还不高,用上淘宝的大多是喜欢电脑的极客。十多年之后,淘宝变成了「万能的淘宝」。

张鹏:你有什么摸索的原则吗?

商业收入不能损害用户的体验和尊严

另外,马云表示,数字时代的教育必须是100个孩子要有120种方法,因为20%的人可能像我一样不遵守规则。工业时代把人变成机器,数字时代把机器变成人。教育必须变革、学校要变、课堂也要变。

陈睿说 B 站也是一样。十年前,刚刚诞生的 B 站只是一个二次元社区,但现在,B 站上有 7000 多个文化圈层,800 多万个标签,数不清的优质视频吸引了过亿的活跃用户在 B 站上寻找自己喜欢的内容。

“从目前的数据监控来看,未来一周受年底备货因素影响鸡蛋现货价格可能小幅上涨两毛左右,之后会继续延续下降趋势。”闫铁山称,“但是市场需求还在,所以即使明年上半年淘汰鸡价格维持高位,淘汰鸡量也不会多,产能依然会逐步增加。”

张鹏:结果猎豹就上市了。

张鹏:我们专门看了看你们第三季度的财报,我突然发现游戏业务占了其中的一半,你怎么看这个事呢?

社区里,用户们想知道越来越好看的财报会不会改变这个他们流连的「小破站」?

张鹏:我想追加一个问题,今天所有对历史的总结都是上帝视角,实际上当年中国也有一些小众的社区,但是很少有像 B 站这样一路成长的,为什么你们跨越成功了?

立体视频、变屏视频、互动剧,5G催生镜头语言的革命

陈睿:加入 B 站也是因为跟初创团队很熟,在差不多 2012、2013 年的时候,当时创始人碧诗问我要不直接加入 B 站,因为他说初创团队没有运营公司的经验。

陈睿:对,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至少那时有点钱了,我可以任性一下,有权利选择不再只为生计奔波。

据介绍,优酷正在研发的6DoF(6 Degreesof Freedom)是一种集拍摄和播放于一体的视频处理技术,指的是观众的六种观看自由度:观众可以前后、左右、上下看,点头、摇头、歪头看,甚至产生类似《黑客帝国》里“子弹时间”的视效。在2019-2020的CBA新赛季中,优酷体育已经把相关技术独家提供给CBA,以及央视等媒体,用在了公用信号中,引发了球迷的广泛讨论。

坚守价值高地,助推国民文化认同和圈层文化发展

张鹏:相当高了。你呢?

“这个仓库大概有三千多箱鸡蛋,差不多够卖两天。”昌晟源负责人郑文波向记者介绍,“目前合作社蛋鸡产量稳定,加上前期延迟淘汰的蛋鸡,目前鸡蛋供应得上。”

还有社区产品的追随者们,整个互联网圈都想知道,B 站做好社区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成功秘籍?

张鹏:去年 B 站上市了,未来肯定还要持续的发展,而持续地保持增长最重要的是找到一些核心动力,这个动力是什么?

张鹏:小川喜欢看吗?

社区和其他互联网产品一样,必须要变化,要与时俱进。用户这么想我是很理解的,因为他爱这个社区才会这么想,你永远不会关心你不喜欢的东西怎么变。

张鹏:你们平均停留时长是多少?

陈睿:我喜欢看动漫。

陈睿:创业就是这样,很多时候你花几年时间摸索的东西可能只有一句话,但是获得这句话的过程非常痛苦。5 年之前,中国所有的视频产品都是没有商业模式的,在这种情况下,你凭什么认为这个模式能够走下去?坚持真的需要勇气。

演讲中,庄卓然重申“小、真、正、大”的优酷内容价值观,即“小人物、真英雄、正能量、大情怀”。2019年,从《东宫》《长安十二时辰》《鹤唳华亭》,到《这!就是街舞2》《这!就是灌篮2》,优酷推出了一系列精品剧和潮流综艺,保持了对艺术品质和风格的持续追求。

张鹏:特别感谢你来到创新大会。第一次来,我想先问问料,你有一个同桌的你,在高中的时候。同桌的你当时给我讲过你很多高中的黑材料,这个人是谁呢?就是搜狗的 CEO。

陈睿:其实创作本身是有快感的,你创作了一个东西给大家看,大家看完之后给你叫好,你是有快感的,这种快感是很多年轻人走上创作之路的原因。

张鹏:当然,说到这一点,我们就得说一说 B 站一转眼也 10 岁了,今年我们创新大会也是 10 年,极客公园也是 10 年,你们也是 10 年,刚刚我们还在聊,都是 10 岁,你们这么有影响力的大社区,极客公园就占了一个便宜,号称也是一个 10 岁的公司(笑)。

庄卓然从社会文化心理需求的角度,分享了近年来观察到的两个新现象:其一,随着经济地位的提升,中国的国民文化认同正在形成。其二,多元的圈层、社群正在兴起,并围绕某种符号,构建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文化主张。

但是,我当时认为游戏值得一试。游戏业务我们从 2014 年就建了团队,然后他跟我们后来的一些业务相比,比如说广告业务,我们是 2017 年 12 月份才开始去做效果广告,做得也比较晚。增值的业务像大会员,我们是 2018 年 1 月份才开始。

陈睿:他那个时候不喜欢,他喜欢编程。

陈睿:哔哩哔哩这家公司很像是这个社区的物业,要维持这个社区的正常运转。我得去做决定,但最终,是为了整个社区的长期、健康发展思考。

陈睿:我们总是怀念年轻时喜欢的那些歌星、明星,但是事实上他们可能只活在我们的记忆里了,但这也就意味着他已经被时间封存在那一个瞬间了。

张鹏:就是因为喜欢、热爱,所以主动的过去投资,投着投着把自己也投进去了。

记者在河北石家庄赵县昌晟源蛋鸡养殖专业合作社(下称“昌晟源”)看到,鸡舍、包装车间及库房人员正有条不紊进行日常工作,七八个合作社员工正熟练有序地在流水线上将新鲜的鸡蛋装入箱中。而流水线旁,排列整齐的成箱鸡蛋整装待发。

“未来,优酷会继续通过自制合制、股权投资的方式,与影视公司一起成长。”庄卓然说,优酷将致力于做好用户和产业的连接器、优质内容的放大器,真正让用户成为内容价值的起点和终点。

陈睿:《改革春风吹满地》是去年 B 站播放量最高的视频,这个创作形式叫鬼畜,鬼畜简单来讲就是用大家熟悉的素材,进行二次编辑,往往是用音乐的方式。名字叫鬼畜,事实上是音乐+搞笑。

在被称为“鸡蛋价格风向标”之一的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记者见到了浠水县鸡蛋行业的风云人物——湖北佳优美蛋业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闫铁山。他正在通过自己设计的内部交易管理系统监控鸡蛋市场数据。

优酷还在布局更为多元化、年轻态的“互动剧”内容,将覆盖悬疑解密、二次元、恋爱养成等类型。目前,优酷已经开放了互动剧创作平台,为内容生产者提供十亿创作基金和创新玩法支持。除了“分支剧情”外,优酷还引入了描述主角状态的数值系统、更多元的体感互动和手势互动,为用户提供沉浸式体验。

张鹏:你要真正能够理解,把他当一个活生生的人去理解,他可能会有自己的情绪、态度、表达,理解完以后,反而更能够推动这个社区的发展。

作为沟通产业上下游的枢纽,视频平台除了放大用户的话语权,让用户参与到视频价值的创造中,还能通过与供给侧的紧密合作,形成内容制作的联合体,提升整个行业的运行效率,共同应对单个公司、单个项目的不确定性。

这些新品类其实跟原来动画和游戏是一样的(创作模式),都是由内容的创作者作为原动力,他们创作内容,用户喜欢他们创作的内容,形成了正向激励的氛围,然后形成了社区的模型,其实最后它的模式很像淘宝。我是淘宝很早的用户,我 2003 年就在用淘宝,那个时候淘宝上大量的东西是二手电脑。

今天早上王小川开的场,晚上你来压个轴,所以你看你们俩穿越时空在这个舞台上还有关联,王小川跟我讲他特别的气愤,他高中的时候就是特勤奋学习的学霸,你就天天看漫画的学渣。

但这是因为你在意它,我们在整个做社区运营的时候,我们非常重视用户的感受,是他们撑起了 B 站。

陈睿:主要是兴趣爱好,因为我其实是 B 站很早的用户,大概前两万名用户,我 2010 年开始用 B 站,投资主要是因为兴趣,因为我特别喜欢这个产品,所以我当时想看看这个产品到底是谁做的,后来接触团队,我发现他们其实是几个没有工作过的学生,而且那个时候特别缺钱,当时也聊的很投机,所以我投资了他们,同时也成为了 B 站的第五个成员。

10日早间,记者在北京市西城区某生鲜超市看到,鸡蛋的价格为4.9元/斤,相比于10月的6.9元/斤,每斤便宜了2元。

还有一个鬼畜作品大家应该也很熟悉,叫《Are  you  ok》,这个 UP 主创作它时还是高中生。正是很多年轻、有才华的创作者给 B 站的内容带来很多创新。

在平衡的过程中,可能有的社区偏左,选择永远这么大,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用户慢慢就走了,然后你也不见了。其实我们都见证过许多小而美的社区,就这样遗憾地消失了。

张鹏:要能够跟他们变成一群人,才能像他们思考。

陈睿:这件跟我刚才说的思路其实是相符的,游戏是把用户价值转化为商业收入的一个方式,它转化的是游戏爱好者。游戏业务我们开始得比较早,你问我来加入 B 站时,我有没有想到它未来怎么赚钱,我说我没想清楚。

进化的过程中,问题也会接二连三地出现。

但还是会有人觉得,生态它不长大挺好,而且小时候是最好的。这种矛盾你自己怎么看?

张鹏:你怎么把握这个平衡?用数据吗?

张鹏:你每天在 B 站花多少时间?

“打个比方,原来十个鸡蛋可以替代一份猪肉,如果春节以后猪肉需求量减少,甚至不需要替代,那么这十个鸡蛋又返回来供应市场,很可能就会出现供大于求的情况。到时候会促使养殖户将适合淘汰的鸡淘汰掉,维持市场的供需平衡。”郑文波说道。

陈睿:每个 DAU 的平均停留时长是 70、80 分钟。

张鹏:这些年我觉得 B 站还是有很多变化的,我调研了一下我们公园很多的同学在玩 B 站。我说,没想到你们都是 ACG 粉呀。他们说不是,我到 B 站现在看得都是各种各样的内容,我还被他们批评「你老了」。我当时还蛮震惊的,为什么 B 站会有这样的变化,变化的过程是什么样的?

我对 B 站营收的信心来自于我认为 B 站能够很好地聚集用户价值,其实用户的价值包括很多,从数据上来看,用户的停留时长、访问频次、用户内心对 B 站品牌的认可、用户对这个平台上其他用户的情感连接,我觉得这些都是价值。我们希望把其中的一部分转化成为商业价值,推动这个社区良性运转。

张鹏:你怎么那个时候就那么喜欢看动漫了呢?

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近期蛋价回落的原因有三个:一是鸡蛋产能达到近几年同期的高点。蛋鸡存栏量、产蛋量充足。二是近期肉价下降使鸡蛋的高价格失去了支撑。三是蛋价虚高水分被挤出。在鸡蛋供应相对充足情况下,蛋价原本不具备创下天价的基础,10月蛋价能够刷新历史最高纪录的基础并不牢固。所以,蛋价中虚高的水分正在被挤出。

(B 站视频《改革春风吹满地》)

张鹏:类似于森林生态系统的感觉,有土壤,土壤里面有一颗植物,撒了种子,然后会带来更多的植物形成一个森林,然后这个森林里面就会有更丰富的生态。

所以,在我的原则里面,我觉得商业的收入不应该以牺牲用户体验或者说是用户的一些尊严为代价。这样的话,这家公司才能够走得比较长远。

陈睿:所有的互联网产品价值都来自于用户价值,商业收入在于你能够把多少用户的价值转化为商业收入。

张鹏:所以把用户当成真正跟你平等的人去思考,去理解他们的行为,反而更能够让你去探索。

“变屏视频”打破了横屏竖屏的壁垒。无论怎么旋转屏幕,画面始终保持水平,手机像是个取景框,而视频里的画面似乎就在眼前。

陈睿:这确实有一个矛盾,你在增长的过程中,还要用户能够一直留在你这儿,还得保持对你的喜爱。而且,新进来的人,要能够融入到社区里,而不是社区氛围被新进来的人所冲击,这个确实是一个需要平衡的事儿。

“会员第一、产业化、工业化是综合视频平台发展需要解决的三大核心问题。我认为在今天,以会员付费为核心的商业模式,已经基本上找对了路——但受制于商业的成熟度、消费市场的培育和产业竞争格局,商业模式还需要调整优化,未来的前景会进一步明朗。”庄卓然认为,“视频会员的市场在未来两三年内会达到4个亿”。

张鹏:真心的喜欢给了你这个决策的动力。

“可以预见,5G时代,随着内容与科技的融合,网生内容形态将迎来真正的爆发。”庄卓然现场介绍了优酷正在研发的6DoF立体视频、变屏视频和互动视频。他认为5G时代,科技创新将带来新浪潮运动之后,又一场镜头语言的革命。其中,交互性的提升会改变内容生产者和观众的权力关系,让观众获得前所未有的自由度。

反映鸡蛋价格未来走势的鸡蛋期货近期连续走低,11月初以来主力2005合约累计下跌9%。

陈睿:一个爱社区的人,最希望的是社区能一直好下去,其实用户不想干涉你去做什么,他是担忧。所以他要求证你有没有想清楚,或者说你是出于好意还是坏心、你是在意他们还是背弃了他们。

张鹏:请你来,某种程度上是因为我自己喜欢 B 站上的内容,咱先放一段视频,它实在太精彩了。

你关心你喜欢的偶像、人和地方,比如说,一提起我们的母校,我们就会觉得它变了,痛心疾首。一提起现在某些审美甚至感慨,唉,人心不古。

原因一:自己特别喜欢,这极其重要,如果 B 站能够成功,我会很开心,即使 B 站不成功,我也会很开心。

首先,这个题材大家很熟悉,另外只要音乐和词配的好,是容易传播的,音乐这个东西本来是容易传播。

综合视频平台应该如何发展,为消费侧和供给侧创造出更大的价值?庄卓然以优酷为例,谈到了如何深挖平台对用户的价值,让观众更好地享受好内容带来的快乐和感动。

陈睿:这是必须的,社区运营者必须是社区的成员之一,而且必须具备跟这个社区的成员交朋友的能力。

那时我还是猎豹的联合创始人,那个时候也是猎豹非常关键的时期,所以我说我现在肯定不能加入,除非猎豹上市了,猎豹上市以后我会认真考虑。

鬼畜应该是 B 站创作类型的一个例子,B 站还有很多创作类型,国风,就是中国风的音乐、舞蹈,这些品类的内容 B 站基本是全网质量最高的,这些代表了我们平台上年轻创作者的才华。

陈睿:最早的淘宝用户有共性,他们都是电脑用户,否则他们不会上淘宝。所以那个时候最多的产品是二手电脑。但是现在,大家管淘宝叫万能的淘宝,它也是逐步扩宽的。只不过我们是内容的生态,它们是商家的生态。

有的死于增长,扩张得太快,原有的氛围被破坏了。

此前,记者前往河北石家庄、湖北武汉、黄冈等地对鸡蛋产业进行调研发现,昔日持续涨价的鸡蛋风光不再。权威人士分析,随着供给端产能逐步恢复,后期物价走势总体可控,尤其是不必担心肉蛋奶等价格,老百姓“想吃就吃”,“菜篮子”安心拎起来。

谈到技术对艺术的影响,庄卓然表示,时代发展的大趋势,是从知识驱动、经验驱动转变为智慧驱动,从规模驱动(大投入、大导演、大明星)转变为标准驱动。“大数据”不等于“好数据”,机器也不能代替人类的智慧和创意,但善用技术,能将内容生产者的精力解放出来,投身到更不可替代的创造中去。

张鹏:所以也是一个逐渐摸索、演进的过程。

陈睿:我们在对用户的访谈过程中发现,很多大学生很想成为 UP 主,因为他认为这事儿是他人生成就感的体现。所以我觉得在 B 站整个内容生态中,创作是非常重要的关键词,大家喜欢创作,B 站鼓励创作、重视创作,最后就形成了一个正循环的生态。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当前物价数据上涨主要是由于猪肉单项价格带动,随着猪肉供给缺口收窄,在叠加基数效应等作用下,明年CPI有望明显回落。

“今天,我们的服化道普遍更精致了、镜头语言更丰富了、类型化元素的运用更成熟了,但只有故事的价值内核站住了,才能引发足够的共鸣。”庄卓然在现场表示,在未来,优酷仍将继续在精品内容上进行投入。也希望能跟更多合作伙伴一起,在国民文化和圈层文化的建设上发挥自己的作用。

张鹏:对,那个时候就是有一个可以自由选择的契机,你真的到那个时候,都没想过 B 站未来的商业场景、价值、商业化路吗?你如果加入了就不是一个玩票的事了,不是只靠热爱就能支撑的事了。

马云指出,数字时代,让我们要真正认真的去思考,到底人和机器的区别是什么。如果我们担心机器会取代人类,这是你的问题。如果样样标准化,那你就会被取代。

陈睿:我觉得主要是有一个健康、良好的创作者生态,过去 5、6 年的时间,B 站增长了 100 多倍,在增长的过程中,其实像最初的动画、游戏也是在增长,但是更多的是我们扩展出了很多新的品类。

比如说他看到了《改革春风吹满地》,他一拍大腿说我也能做,他就去做了另外一个,然后这个也火了,很多创作者就是这么不断被激发然后成长起来的,所有 B 站的创作者一开始都是观众。

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 IF X 的现场,张鹏把这些问题抛给陈睿。不常公开露面的陈睿一一作答。在这篇访谈里,有陈睿对过去十年的回顾,有他对社区产品的深度思考,有他探索 B 站商业模式的心路历程,还有他本人对 B 站下一个十年的期待。

商业世界里,人们想知道 B 站怎样才能快速地将自己的高质量、高粘性的用户变现?

陈睿:至少商业变现不能和社区相违背。如果二者相悖的话,这家公司就会精神分裂,你心里面知道你要侧重用户,但是你的收入又来自于损害用户利益,我觉得这家公司就没法做了。当然,我觉得在行业里面之前是有这样的公司的,但是一般的结果不会好。

原因二:以我做互联网 10 多年的经验,我觉得一个这么被用户喜欢的产品,应该能活下去。

陈睿:喜欢的力量很强大,不只是我。早年香港的用户想看 B 站,但那时候我们没钱在香港加服务器,结果有一个用户自己出钱买服务器,就是为了看 B 站。我只是觉得这么被用户所热爱的产品,应该活下去。

连接供给侧、消费侧,视频平台应发挥行业枢纽价值

陈睿:对,一年多以后,当时我认真的考虑猎豹上市之后我要继续在上市公司做高管,还是去做自己喜欢的事,纠结了两个月,最后选择了加入 B 站。

张鹏:果然是不一样,说到了喜欢看动漫,听说你当时是看了一年 B 站,然后你当时找他们说要投资,我特别关心你当时是出于一个纯兴趣爱好,还是你看到了它有什么样的价值?

业内人士称,蛋价正在回落至合理价位,居民不必再买高价蛋。同时,产业内投机行为也会大大减少,有利于鸡蛋产业健康发展。

用户对于某些产品来说,只是大数据的一份子,或者意味着一个私域流量,如果你想做一个好的社区,你必须把用户当成一个人,他有个体化的感受,你必须明白且尊重这一点。

张鹏:都是从观众开始的。

哔哩哔哩是「物业公司」

陈睿:互联网产品有很多种做法,十几年前人口红利巨大,很多产品负责人是一片一片地看用户,不是一个一个地去看。

陈睿:商业模式一定得是科学地去摸索,其次,商业模式必须和你的产品的模式要匹配。

张鹏:是这个社区激发了这群人做创新和创作的欲望吗?创作完也不会立即就有收入,是什么东西驱动他们的?

张鹏:这个类比挺有意思,C2C 的内容也是一个挺有意思的角度,其它的视频平台可能是一个 B2C 的内容,平台采购、分发,然后 C2C 就是很多的用户在创造、用户在消费,所以这是完全不同的体系。

在调研中,多名鸡蛋产业人士表示,由于鸡蛋具有蛋白替代作用,今年猪肉价格上涨是11月之前鸡蛋价格猛涨的一个重要因素。不过,社科院最新发布的经济蓝皮书预测,2019年第四季度包括能繁母猪存栏量和生猪存栏量在内的代表生猪生产能力的一些先行指标环比处于由降转升阶段。随着鸡蛋蛋白替代“光环”的褪去,价格将逐步回归合理区间。

张鹏:你自己就是 B 站社区的深度用户,所以你对这个社区本身的风吹草动,是有感觉的?

2月19日22点,优酷独播剧《东宫》响应网友呼声,给第10集“跳忘川”的名场面换上了新的背景音乐,此时距离该集初次上线仅一天之隔,迅速被赞上热搜。8月11日,《长安十二时辰》举办提前解锁大结局活动,并在参与度最高的12城举办线下提前观影,800多位会员的名字被写进片尾字幕,成为用户深度共建IP影响力的缩影。

「社区和任何互联网的产品一样,必须要变化,必须要进化,要与时俱进。」

陈睿:每天至少一两个小时。

北京新发地市场行情显示,11月初鸡蛋批发均价为5.77元/斤,月末为4.33元/斤,一个月便下降近25%。

陈睿:其实,最重要的是感觉,你必须是这个社区的成员,你能够知道他们喜欢的东西和不喜欢的东西,就是你能够设身处地去理解他们。

对于普通居民而言,蛋价回落,当然喜闻乐见。“记得10月底鸡蛋最贵那会儿,家里的鸡蛋‘库存’总是见底,炒菜都不舍得多放。现在超市鸡蛋又有降价促销活动了。”一位消费者表示。

陈睿:其实挺多同龄人都喜欢看,只不过有些人的爱好没有保持很久,但我是一直保持到 30 多岁。我是 1978 年的,刚好我们在上小学的时候像《七龙珠》《圣斗士》等等的就开始流行。

陈睿:肯定高于用户的平均停留时长。

陈睿:其实模型更像是 B2B2C,比如说淘宝的商家现在也算是一个 Business。

张鹏:我挺好奇的,B 站究竟有什么魔力,能让这样的人聚集过来,持续创造出这样的作品?

陈睿:其实真的没怎么想过,想也想不到。互联网是变化非常快,你让我提前五六年想它能不能做成现在这样,我想不到,有两个原因:

你最初的用户和你今天的用户,如果他在 B 站 10 年,也许从当年的刚毕业甚至是没毕业,到现在可能都当爹妈,生活开始有压力,要面对世俗上的东西了,我觉得他们的诉求、习惯、喜好都会变化,这些用户怎么才会留下来?

张鹏:所以没有它远没有一句话那么简单,中间有很多细微的东西要把控。

张鹏:童年的梦想还是要坚持的。

陈睿:我觉得让他们留下来主要保证两件事:

农业农村部数据显示,鸡蛋批发价格自9月达到5.65元/斤的年内高点后便逐月回落,目前均价为4.94元/斤,两个多月下降12.5%。

Any Queries? Ask us a question at +0000000000